learning theory

如果你所感受到的世界都是表象,那么你还剩下什么?

笛卡尔曾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:“我思故我在”,这里我想把它用在自然科学上。如果我们所感受的世界都是表象,在这里我认为是自然现象,我们所见,所闻,都是假象,那么是否说明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呢?

从自然科学的角度上来看,并非都是无用功,甚至可以认为我们还保留了相当多的知识。自然给了我们人类一个强大的大脑。在人类学会生火的那一刻起,就标志着人类走进了文明社会。人们开始观察大自然,总结自然规律,利用自然规律创造各种东西。

当发现了很多自然规律后,人们对大自然产生了更多的疑问,试图从已知的自然规律中找到世界的真理,这时候诞生了哲学家这类人。哲学家企图通过几个自然规律推导出更多的信息,于是有了数学这门科学。数学,往往建立在几个公认的公理之上,开始推导出各种各样的规律。例如概率论,只概率现象进行研究,最后也能发展成一个成熟的体系,例如计算机科学,仅仅通过与或并非,就能创造出各种处理能力强大的机器。

到了这里可以发现,我们学的知识,分为两种:经验和处理能力。人们总说老人经验丰富,因为很大概率上来说,老人所接触的事总比小人多,城市的人接触的事比农村人多,而现在变成了会上网的人接触的事比不会上网的人多。经验需要用在合适的场景,例如医生,对药物的了解越多,那么对症下药就越准确。但是如果原先的世界都是幻象,突然世界的规则变了,那么很大概率医生都需要重修了。

但是处理能力不同,即使世界变了,只要有系统学过处理能力,那么适应世界还是很快的。知识通常是通过外部的刺激,经过大脑的抽象而成,而这个抽象能力,是不会随外界变化而变化,给我们一个外部刺激,每个人都有能力将其抽象为一个概念存储到自己的大脑里。

当我们抽象的东西足够多了,在我们的大脑有了自己的小世界,我们开始想象并扩充这个世界,这时候就需要推理能力了,几个简单规律的叠加,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建筑,这有点像搭积木。